法制網首頁>>
把法律服務送到偏遠地區
發布時間:2019-09-29 15:10 星期日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40歲那年,如果沒有從央企辭職轉而成為一名專職律師,現在的我,大概會過上不一樣的退休生活。

52歲那年,如果沒有如愿以償加入“1+1”中國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動,現在的我,或許沒有這么快樂和滿足。

2018年7月,61歲的我再次加入了“1+1”法律援助工作一線,在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縣服務至今。

作為“1+1”中國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動的參與者和見證者,我欣喜地看到人們法治意識法治觀念的不斷提升,在參與法律援助工作中見證著中國法治進程。

2009年,司法部、團中央共同發起“1+1”中國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動,通過每年組織一批律師志愿者、大學生志愿者或基層法律服務工作者,到中西部無律師縣和律師資源短缺的貧困縣服務一年,為當地的經濟困難群眾提供法律援助服務。2010年7月,我通過篩選,成為一名法律援助志愿律師,先后在四川省金堂縣、海南省樂東黎族自治縣從事法律服務。

記得第一年在樂東縣服務時,當地縣委組織部邀請我給全縣村組長輪訓班講法治課,第一堂課選在離縣城最近的大安鎮。

“有沒有人知道法律援助的意思?”開講前,我向在場的125名村組長提問。意外的是,滿場無語。

“有人聽說過法律援助嗎?”我緊接著提出的又一個問題,再次消失在了大伙兒的沉默中。

這件事對我觸動很大,感覺像是到了法律知識貧禿的荒漠,也倍感自己滿腔熱情被澆了一盆冷水。

只有擴大了法律援助工作在當地百姓中的知曉度,才能實現法律援助工作的實際效果。正因此,開展普法宣傳,是我們從事法律援助工作的重要內容之一。志愿者生涯里,我每年除了要辦理近百件法律援助案件外,還會開展普法講座數十場次,現場參與聽眾近萬人次。

“法律有什么用?有事還得找政府!”“不要錢的法律服務能好到哪里去”……那會兒,深入村居發放法律援助工作宣傳資料,我常能從村民口中聽到這樣的話。事實上,農村尤其是偏遠地區,并不是沒有法律服務需求,而是村民們不懂法、不信法,不知道該如何用法。

當年在開展普法宣傳活動時,偶然參與辦理的一個法律援助案件,讓我至今覺得五味雜陳。

事發地為樂東縣一個較為偏遠的村莊。村里32名孩子乘車到鎮里的學校考試途中遭遇交通事故,造成多人受傷。讓人驚訝的是,事后,家長們自行承擔了所有醫療費用,沒有一人提起訴訟或尋求法律援助維護自身合法權益。事發很長時間,其中一名家長因無力承擔孩子的二期手術費用,才找到當地婦聯尋求幫助。村民們覺得有車坐就不錯了,哪還會關心車輛是否經過年檢?是否是報廢車輛?更別說事后運用法律手段維護自身權益。

事實上,越是農村地區,越需要法律援助律師,越需要普及法律知識。2018年7月,我再次加入到法律援助工作一線,來到海南省昌江縣。多年前法律援助工作點的冷清場景已經不再,取而代之的,是群眾絡繹不絕的咨詢。

image.png

10年奮進,10年變遷。

這些年,隨著“1+1”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動的深入推進,改變看得見——法援志愿者們過去沒有空調、沒有紗窗甚至沒有熱水,僅有10平方米的臨街辦公點,陸續升級成了專門的法律援助工作窗口;隨著各地重視程度的提升,法援工作的經費也得到保障;系列法律援助制度的制定出臺,也讓法援工作變得更加規范,倒逼法援案件質量不斷提升。

法律援助工作硬件的改變、經費的保障以及案件質量的提升,帶來的是良性循環——越來越多發達地區律師主動申請加入志愿者服務,越來越多法律資源欠缺地區申請成為受援點,越來越多的群眾開始認識并信任法律援助工作。如今,不少“1+1”法律援助志愿律師還擔任起受援地政府的法律顧問。

統計數據顯示,2009年以來,“1+1”行動共向中西部400多個縣(區)派出1100多人次法律援助志愿者,辦理法援案件6.59萬余件,開展普法宣傳和法治講座2.05萬余場,為受援群眾挽回經濟損失約39.8億元,直接受益群眾達1600萬余人。

我想,隨著全國各地群眾法治意識法治觀念的不斷提升,“1+1”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動終有一天會完成自己的使命。

圖① 楊彥萍(右一)到群眾家中宣傳法律援助知識。

圖② 楊彥萍到學校普法時和孩子們合影。

圖③ 楊彥萍(右一)到受援人家中回訪。

講述人系湖北今天律師事務所律師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劉志月 《法制與新聞》記者 何正鑫 整理  


責任編輯:白天雨
相關新聞
1 3 8 24 72 216倍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