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日本允許“旭日旗”進奧運賽場招致鄰國抗議
發布時間:2019-09-27 15:01 星期五
來源:中國青年報

東京奧運會、殘奧會組委會9月3日宣布,日本將允許“旭日旗”進入2020年奧運會賽場。他們給出的理由是:“旭日旗在日本國內被廣泛使用,我們認為旗幟本身并不會成為政治性的宣傳工具,所以并不打算將其規定為應禁止攜帶的物品。”此舉引發了在二戰期間曾遭受日本侵略的鄰國各界的抗議。

“旭日旗”又稱日本軍旗,帶有紅日和旭日光芒圖案,是原日軍以及現在的日本自衛隊所采用的軍旗。二戰后,依據日本新憲法,舊式軍隊解散,成立了自衛隊。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時,“旭日旗”曾被禁用。但上世紀50年代,日本自衛隊又開始使用“旭日旗”。2013年,日本政府曾發表聲明稱,“旭日旗”和日本國旗“日章旗”都是日本的象征,具有同樣地位。

韓國媒體報道稱,東京奧運會組委會允許在東京奧運會期間使用“旭日旗”,東京殘奧會的獎牌設計也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旭日旗”,這不可接受。韓國外交部發言人金仁澈3日曾表示,周邊國家把“旭日旗”看作日本軍國主義和帝國主義的象征,日方應以謙虛的態度正視歷史。韓國文化體育觀光部11日表示,他們已致函國際奧委會(IOC)主席托馬斯·巴赫,要求國際奧委會發揮積極作用,促使日本奧組委采取徹底的對策,禁止攜帶“旭日旗”進入賽場。信中說,“旭日旗”會令韓國、中國和東南亞等曾遭受侵略的國家和人民聯想到痛苦和屈辱的歷史。國際足聯已禁止使用“旭日旗”,東京奧運會卻允許使用“旭日旗”,這與追求愛與和平的奧運會精神背道而馳。韓國誠信女子大學教授徐坰德18日表示,他們已向美聯社等全球31家主要媒體發送郵件,呼吁各方阻止東京奧運會使用“旭日旗”。徐坰德表示,《奧林匹克憲章》第50條第2項禁止任何形式的示威和政治行為,東京奧運會允許使用“旭日旗”顯然違反了這一條。

朝鮮媒體近日也紛紛發表文章,譴責東京奧運允許“旭日旗”入場,稱這是“為軍國主義招魂”,是對曾遭受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亞洲人民的褻瀆,是對追求和平與友誼的奧林匹克精神的嘲弄。

9月23日,中國民間對日索賠聯合會以會長童增的名義致函國際奧委會,對東京奧組委允許觀眾攜帶“旭日旗”表示抗議,要求東京奧運會禁用“旭日旗”。信中說:“‘旭日旗’被戰爭受害國家視為侵略戰爭和軍國主義的象征。出于這樣的原因,無論出于何種目的,都不能讓‘旭日旗’出現在奧運會賽場上,更不用說還讓這種旗幟以加油助威的正面形式出現。”“對于旨在展示各國和平友好的奧運會來說,允許在奧運會期間展示‘旭日旗’,是想利用奧運會來淡化日本昔日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是對奧林匹克和平精神的玷污,將對奧運會的正常舉辦造成極大的影響。”

對于外界的反對聲浪,日本方面一直在狡辯。外務省新聞官大鷹正人18日聲稱,說“旭日旗”是軍國主義的象征,這是“完全沒有的事”,因為“世界上有一部分人抱有錯誤的理解”。大鷹正人說,“旭日旗”上的圖案是長期以來日本人都非常熟悉的設計圖案,(軍旗)只是采用了這一圖案。東京奧組委主席森喜朗更是明確表示:“沒有設想將‘旭日旗’列為禁止帶入(奧運場館)的物品。”

在日本,“軍旗文化”滲透在社會生活的很多方面。比如說,棒球、足球賽場上揮舞軍旗加油助威的情景屢見不鮮,唱片封面圖案、兒童游戲機中也經常出現日本軍旗。主張為當年的殖民統治道歉的日本主流媒體朝日新聞社,其社旗居然采用的也是“旭日旗”設計。“旭日旗”更是被日本右翼團體當成在公共場合造勢的工具,每年8月15日“終戰紀念日”,都會有一小撮右翼分子舉著“旭日旗”去靖國神社鼓噪。一些日本政客也經常利用“旭日旗”嘩眾取寵。就在9月15日,有日本右翼團體在東京舉著“旭日旗”游行,并呼喊“日韓斷交”、“朝鮮人滾回去”等口號。

與日本形成鮮明對照的是,德國納粹的“萬字符”當年在歐洲也曾寓意好運,但因為二戰改變了它的含義,戰后德國一直嚴禁使用與納粹有關的標志,包括“萬字符”。德國刑法典第86條規定,在德國境內展示納粹標志的人將面臨最高3年有期徒刑或罰款。日本如此使用和“偏愛”“旭日旗”,歸根結底是由于他們在戰后沒有對軍國主義勢力進行徹底清算,日本一些政客和右翼勢力甚至仍然在試圖美化侵略戰爭,掩蓋當年罪行。所以,東京奧組委允許觀眾將“旭日旗”帶入奧運場館招致國際社會的嚴重不滿,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本報北京9月26日電

責任編輯:劉艷
相關新聞
1 3 8 24 72 216倍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