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自然資源部:規劃及用地預審將依法駛入快車道
消除“堵點”“痛點” 明確中央和地方事權
發布時間:2019-09-27 08:49 星期五
來源:法制日報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郄建榮

一套班子在跑規劃,一套班子在跑土地;有的規劃甚至批準之日就是到期之時……自然資源部副部長趙龍指出,隨著規劃用地“多審合一、多證合一”改革措施的落地,規劃許可、用地審批中的這些“堵點”“痛點”將得到徹底解決。

近日,自然資源部印發《關于以“多規合一”為基礎推進規劃用地“多審合一、多證合一”改革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明確提出,合并規劃選址和用地預審;合并建設用地規劃許可和用地批準;推進多測整合、多驗合一;簡化報件審批材料。

據趙龍介紹,改革規劃許可和用地審批,推進“多審合一、多證合一”,主要是面向企業和群眾;改革國土空間規劃審查報批制度,主要是面向地方人民政府。他指出,這些改革措施實施后,審批事項將大幅度合并精簡,報件材料將大幅度減少,審批時間將大幅度壓縮,其中,規劃的審查時間由過去3年甚至更長時間,壓縮到半年左右。

有的規劃批準之日就是到期之時

規劃許可和用地審批與廣大企業和群眾利益直接相關。趙龍透露,去年國家機構改革前,規劃許可在規劃部門,用地審批在原來的國土部門。規劃許可依據的是城鄉規劃,用地審批依據的是土地利用總體規劃。行政相對人需要向兩個部門分別申請城鄉規劃許可和建設用地審批,其中很多內容高度相近,客觀上存在同類事項多頭審批、重復審查、交叉審查、流程復雜等問題,增加了企業和群眾的負擔,影響了投資落地的效率。

他說,機構改革前,報國務院審批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和城市總體規劃的城市都超過100個,在審查中還存在著事權不清、內容過泛、技術爭論多等問題,因此導致審查時限過長,有的規劃甚至批準之日就是到期之時,嚴重影響了規劃的權威性和嚴肅性。

同時,在機構改革前,項目竣工驗收涉及規劃核實、土地核驗、不動產測繪等多個驗收事項,這些都分設在不同部門,增加了辦理的難度。“從立項到開工建設再到驗收等等,整個基本建設投資的各個環節都需要測繪,我們統計了一下,大概有將近15項需要測繪。”趙龍說,造成問題出現的主要原因是測繪標準不統一,同一個事項一個部門測繪了,或者是一個事項測繪了,但不能通用到下一個事項,所以要多次測繪,這樣不僅浪費大家的很多精力,同時也增加了很多成本。

趙龍透露,在驗收方面,過去涉及到規劃和土地的驗收有三個,分別是規劃核實,土地核驗和不動產測繪。在他看來,這三個驗收實際上也是高度相似和一致的。

“這次黨和國家機構改革,將主體功能區規劃、土地利用規劃、城鄉規劃等空間規劃融合為統一的國土空間規劃,實現‘多規合一’,為改革規劃許可和用地審批創造了條件。”趙龍指出,自然資源部出臺《通知》,目的就是要解決規劃許可、用地審批中的“堵點”“痛點”。

規劃選址與用地預審合并

據趙龍介紹,這次機構改革,中央在國土空間規劃方面做了兩個決定,一是將主體功能區規劃、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和城鄉規劃融合為一個規劃,即“國土空間規劃”,實現了“多規合一”。二是組建了自然資源部,統一行使國土空間用途管制和生態保護修復的職責。

“在這個背景下,機構和職能整合以后,我們也對原有的規劃許可和用地審批進行了系統梳理。在梳理和調研中,以及跟企業接觸中發現,這兩項審批制度確確實實是高度相似的,包括審批形式和審批內容。”趙龍說,在項目立項之前有兩項前置審批,即規劃選址和用地預審。“規劃選址主要是解決項目能不能在這兒選址的問題,用地審批主要是解決能不能拿到這塊地的問題。這兩項都是所在項目能不能在這個空間落地的問題,實際上是一回事兒。”趙龍說,自然資源部組建后,對規劃許可和用地審批進行系統梳理,“凡是能夠合并成一塊的、高度相似的,我們都進行了合并,這就形成了‘3個合并’和‘1個簡化’,目的是方便相對人減少行政資源的浪費。” 

自然資源部出臺的《通知》明確提出,將建設項目選址意見書、建設項目用地預審意見合并,自然資源主管部門統一核發建設項目用地預審與選址意見書,不再單獨核發建設項目選址意見書、建設項目用地預審意見。同時,合并建設用地規劃許可和用地批準,將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建設用地批準書合并,自然資源主管部門統一核發新的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不再單獨核發建設用地批準書。此外,《意見》還提出,推進多測整合、多驗合一,簡化報件審批材料。

為了解決規劃審批時限過長問題,自然資源部對規劃審查報批制度進行了改革,并下發了《關于全面開展國土空間規劃工作的通知》。“按照管什么批什么的原則,報請國務院同意,減少報國務院審批城市數量,除直轄市、計劃單列市、省會城市及國務院指定城市的規劃由國務院審批外,其他城市均由省級政府審批。”據趙龍介紹,同時還壓減審批內容。他說,按照權責一致原則,國家層面主要負責對國家需要管控的內容進行審查,其中包括規劃的目標定位;生態保護紅線、永久基本農田、城鎮開發邊界;建設用地規模、開發強度、用水總量和強度、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以及公共空間等主要控制性指標;城市、區域間的空間格局及相鄰關系等。其他由地方負責審查。

劃清了中央和地方事權

自然資源部國土空間規劃局局長劉國洪認為,實現“多規合一”后,重復規劃、內容沖突、多頭管理狀況將會得到根本改變。他透露,按照原來的城市總體規劃和土地利用總體規劃,由國務院審批的城市分別是108個和106個。“多規合一”新政實施后,由國務院審批國土空間總體規劃的城市范圍僅限定在直轄市、計劃單列市、省會城市,以及少數國家發展戰略全局當中重要的節點城市,和需要對重要資源進行特殊保護的城市,其他城市的規劃則由地方政府審批。

針對《意見》提出的多測整合、多驗合一,自然資源部國土空間用途管制司負責人燕琴透露,在機構改革前,項目竣工驗收涉及規劃核實、土地核驗、不動產測繪等多個驗收事項,這些都分設在不同部門,增加了辦理的難度。

她說,機構改革后,有地方積極實踐,將土地核驗、規劃核實、綠地核實、人防核實、消防核實、地下管線核實和房產測繪等七項測繪事項合并為“綜合測繪”一個事項,房地產竣工測繪由原來的30-60個工作日大幅地壓縮到15個工作日,常規的工業項目由原來15-30個工作日壓縮到2個工作日。

燕琴表示,《意見》還明確規定,除法定的批準文書和證書以外,地方自行設定的各類材料一律取消。同時,《意見》要求加大信息共享力度,能夠通過政府內部信息共享取得的資料,不得要求行政相對人提交,前期已經取得并且沒有變化的材料,也不得要求重復提交。

在趙龍看來,“多規合一”新政另一個突出亮點是解決過去事權不清的問題。“中央管什么和地方負責什么,經常是在中央層面審查時把地方自主能夠確定的也審查了。”趙龍指出,過去規劃審查指標過多,指標實際上是跟事權劃分緊密聯系在一塊的,很多指標地方完全是可以決定的。“ 一個城市發展的布局到底是向東還是向西,甚至到底是在哪布局什么,這也往往進行審查,造成的問題是大家不斷的爭論,有些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事情,這樣就把審查時間延長了。”趙龍說:“這次改革原則很明確,你管什么就批什么,規劃自上而下編制,中央政府需要地方怎么落實國家戰略、落實國家意志,把這些指標和內容作為審查要點,至于地方怎么發展,地方怎么按照中央的管控目的和戰略來進行發展,由地方來自主決定。”趙龍指出,這不僅僅是效率的提高,更是管理思路的變化。

自然資源部提出,地方要盡快制定實施細則,對地方事權進行細化。趙龍則要求,要根據《意見》規定對現有審批程序和要件進行全面清理。同時,要推進信息共享,凡是能夠通過政府信息共享獲得的有關文件、證書等材料,一律不得再讓行政相對人提供;凡是在審批過程中前期已經獲得過的信息,一律不得再讓當事人提供。

責任編輯:莫亞奇
相關新聞
1 3 8 24 72 216倍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