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軍事法治建設70年回顧
在共和國法治建設的旗幟下闊步前行(下)
發布時間:2019-09-26 16:29 星期四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2010年2月26日,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三次會議表決通過國防動員法草案。  (資料圖片)

第三篇章 軍事法治建設開啟嶄新時代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陳麗平 特約記者 張建田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強軍目標為引領,軍事法治建設開啟一個嶄新的時代。

2012年12月上旬,新任軍委主席習近平第一次到原廣州軍區部隊考察時,鮮明提出要牢記“依法治軍、從嚴治軍是強軍之基”的要求。

毋庸置疑,依法治軍的根基,首先就要解決何為法的問題,就要根據體現黨的決策、人民的意志的共和國憲法和法律治理國防和軍隊建設事務。

2014年10月,在習近平主席的親自倡導下,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的《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中,將有關依法治軍、從嚴治軍的內容列入其中,并明確提出“深入推進依法治軍、從嚴治軍”的戰略目標。同年12月召開的中央軍委擴大會議上,習近平主席全面、系統闡述了依法治軍、從嚴治軍的豐富內涵,首次將其由治軍方針層級上升到治軍基本方略的高度,明確指出:依法治軍、從嚴治軍,是我們黨建軍治軍的基本方略。各級要嚴格按照法定職責權限抓好工作,按照法治要求轉變治軍方式,努力實現“三個根本性轉變”。

2015年2月21日,經習近平主席批準,中央軍委印發《關于新形勢下深入推進依法治軍從嚴治軍的決定》,這是我軍歷史上第一個關于加強軍事法治建設的專門決定。同年10月29日,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中明確指出:加快推進國防和軍隊改革,深入推進依法治軍、從嚴治軍,推進軍民融合發展立法。

2015年11月24日至26日,在北京舉行的中央軍委改革工作會議上,習近平主席強調指出,要著眼于深入推進依法治軍、從嚴治軍,抓住治權這個關鍵,構建嚴密的權力運行制約和監督體系。要搞好配套保障,堅持立法同改革相銜接,抓緊做好法規制度立改廢釋工作,確保改革在法治軌道上推進,保證各級按照新體制正常有序運轉。

2015年12月,中央軍委正式發布《關于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意見》,《意見》規劃了從2016年起至2020年這一期間國防和軍隊改革的路線圖,突出強化了法治對國防和軍隊改革的規范和指導作用,首次提出了堅持法治思維和完善軍事法治體系的基本原則和重要任務,并以全面提高國防和軍隊建設法治化水平為目標,提出了健全軍事法治體系的一系列重大改革任務,這標志著國防和軍隊法治建設將進入一個全新時代。

2016年6月,經習近平主席批準,中央軍委印發《關于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期間加強軍事法規制度建設的意見》,對貫徹軍委改革部署要求,抓緊推進中國特色軍事法規制度體系建設作出全面部署。

黨的十八大以來,堅持依法治國、依法執政、依法行政、依法治軍共同推進,堅持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法治軍隊一體建設,已經成為新時代軍事法治建設的主旋律。

——軍事立法融合發展。自2012年以來,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先后通過了軍人保險法、國防動員法、國防交通法、兵役法(修訂)等法律,有力貫徹了維護國家軍事利益和軍人合法權益的原則。在國家出臺的國家安全法、反恐怖主義法、網絡安全法、刑法修正案(九)、國家勛章和國家榮譽稱號法、英雄烈士保護法等一系列法律中,通過設置相關章節和條款內容,不僅直接規范了人民解放軍和武警部隊的職權范圍,而且將國家和軍隊的法律法規制度有機地銜接起來,進一步促進國家立法與軍事立法、行政立法的相互協調。

——軍事執法重點聚焦。6年多來,軍事執法監督工作圍繞著國家和軍隊法律法規在部隊的貫徹執行展開,重點體現在結合部隊建設需要貫徹執行國家法律法規情況、做好日常行政管理方面。近些年來,軍事執法監督工作最大的亮點則是全軍和武警部隊在聚焦強軍目標練兵備戰,鍥而不舍推進實戰化軍事訓練過程中,堅持以法治思維破解軍事訓練癥結難題,以法治方式保障實戰化訓練效果,使軍事執法監督工作真正成為新形勢下促進我軍做好軍事斗爭準備的有效保障。

——軍事司法改革成效顯著。從2013年開始,軍事法院、軍事檢察院根據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統一部署,認真貫徹落實中央司法改革精神,確保依法獨立公正行使審判權、檢察權。特別是2016年新的體制編制正式運行以來,在中央軍委、軍委政法委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領導(指導)下,各級軍事法院、軍事檢察院緊緊圍繞服務強軍目標、服務改革大局,主動作為,勇于創新,充分發揮審判、法律監督職能作用,始終抓住查辦案件和司法改革兩項重點任務,打擊和查辦職務犯罪案件工作成效顯著,維護部隊安全穩定堅決有力,司法工作規范化建設扎實推進,新的司法體制改革落地見效,自身建設也得到新的加強。

近年來,郭伯雄、徐才厚、房峰輝、張陽、谷俊山等一批“軍老虎”依法受到追究、審判的報道陸續見諸報端后,受到了國內外和社會上的高度評價,也彰顯了軍事司法機關的地位和作用。

——官兵守法意識增強。軍無法不立,法無嚴不威。6年多來,隨著軍隊執法監督執紀問責的力度越來越大,軍隊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斗爭的“螺絲”越擰越緊,軍營上下清風拂面,廣大官兵遵紀守法正氣充盈。2018年初,在武警部隊黨委全會上,在觀看武警部隊黨員領導干部違紀違法警示教育片時,那些曾經熟悉的面孔,用墮落的軌跡和悔恨的淚水,重重地撞擊著與會人員的心靈。

近年來,隨著三大共同條令、警備條令等法規的重新頒發,從嚴治軍的法紀更加嚴厲,原先一直受到詬病的軍隊生產經營、軍車違章等現象已經不再復返了。

據考證,繁體字的“國”曾有“戰”的寫法,從戈從或。或,邦也,從戈守口,具有明確的保衛之意。把國與象征兵器的戈聯在一起,足見軍隊在維護國家尊嚴與領土完整中的作用和使命。

古時刑起于兵,兵刑不分。時移世易,事異變遷,又使許多問世的軍事法律、法規反哺國家和社會,為國防和軍隊建設服務。新中國70年軍事法治建設發展史印證了這一哲理。

第四篇章 軍事法治建設須強化黨的領導

挽住云河洗天青,浴火強軍更威風。

回眸新中國成立70年來軍事法治建設的偉大歷程,積累了許多寶貴經驗,給我們諸多有益的啟示。

——軍事法治建設必須強化黨的絕對領導。在我黨成為執政黨地位之后,堅持黨的絕對領導就必須有一整套法律制度作保證。軍事法治建設以維護這套制度的嚴肅性和權威性為出發點和落腳點,就成為應有之義。

依法執政、依憲執政是現代法治國家的基本特征。無論是上世紀50年代的憲法、《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工作條例》的頒布,以及1982年憲法確立了國家、國防和軍事制度,都是以根本法和軍事法的形式確認和保障了黨對國防和軍隊的領導,還是1997年國防法明確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武裝力量受中國共產黨領導”,2014年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決定明確提出“黨對軍隊絕對領導是依法治軍的核心和根本要求”,軍事法治建設正是始終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這一根本命題,注重從法理上堅決捍衛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才能以法的強制力捍衛軍魂不動搖,確保國防和軍隊建設依法有序進行。這是以國家基本法律的形式,為我軍堅持黨的絕對領導、保持人民軍隊的性質提供根本保障,從而實現依法治軍與堅持黨的領導的高度統一。無論是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確立的國家民主與法制建設的基本方針,還是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通過《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都表明了只有強化黨的領導,才能保證將黨的決策部署上升為國家的意志,使之成為新時代深入推進軍事法治建設的科學指南和根本遵循,從而把堅持黨對人民軍隊的絕對領導貫徹落實到軍事法治建設全過程和各方面。黨的十八大以來,出臺的一系列堅持和完善軍委主席負責制度的規定,通過法律、法規的修改完善和相關工作機制的健全,對于嚴肅政治紀律政治規矩,以剛性的制度規定和嚴格的制度執行,確保軍委主席負責制的貫徹落實,確保全軍不折不扣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的指揮,起到了重要作用。

——軍事法治建設必須與國家法治建設協調發展。軍事法治建設作為國家法治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既要以憲法為根本法律依據,與國家法治建設協調發展,又要從國情、軍情出發,努力把國家法治建設的普遍要求與具有中國特色的軍事法治建設的特殊性有機結合起來。只有這樣,才能適應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客觀要求,更好地實現國家法治建設與軍事法治建設的協調統一。

新中國成立70年的歷史證明,國家法治建設的興衰決定著軍事法治建設的興衰。無論是新中國成立后的幾年,還是改革開放以來,大量事例表明,國家法治的健全與發展,為軍事法治的完善創造了必要的條件;軍事法治建設的發展,也豐富了國家法治建設的內容,二者相輔相成,密不可分。習主席明確指出:依法治軍、從嚴治軍,是我們黨建軍治軍的基本方略。一個現代化國家必然是法治國家,一個現代化軍隊必然是法治軍隊。深入推進依法治軍、從嚴治軍,是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總體布局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實現強軍目標的必然要求。整個國家都在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軍隊法治建設必須抓緊。近年來,無論是軍事立法工作還是軍事執法、司法、法制宣傳教育等成果的取得,都得益于國家法治建設的迅猛發展,也得益于依法治國、依法執政、依法行政趨勢的推動。我軍法治建設始終與國家法治建設協調發展、同步推進,才能在破解國防和軍隊建設難題中不斷推動軍隊正規化建設向更高水平發展。

——軍事法治建設必須以維護國防實力和部隊戰斗力為主旨。“兵者,國之大事也。”軍事法治建設必須著眼國家安全和國防利益的維護,必須著眼部隊戰斗力生成,以能打仗、打勝仗為根本出發點。軍事法治建設如果離開增強國防實力和軍隊戰斗力標準,就失去其根本意義和根本價值。軍事法治建設是國防和軍隊建設的重要環節,保障和提高戰斗力是軍事法治建設的根本價值所在。

新中國成立70年來,軍事法治建設如果堅持這一標準和價值,國防實力就能大為增強,軍心就穩定、士氣就高昂,軍隊履行使命任務的能力就會倍增。

上世紀50年代前期,國家和軍隊通過法定程序和法律規范,實行兵役制度、薪金制度、軍銜制度和軍人勛章榮譽制度等,對于增強國防兵備力量建設、增強部隊凝聚力、打造一支能戰斗的人民軍隊起到了重要作用。50年代末期至70年代前期,由于軍事法治建設被阻滯,許多行之有效的軍事法律、法規被廢棄,致使軍隊員額嚴重失控,管理松散,紀律松懈,軍事訓練中的各種事故屢屢發生,極大地危及了國家安全,也危害了軍隊的團結和穩定,削弱了部隊戰斗力,損害了人民軍隊在人民群眾中的形象。

黨的十八大以來,軍事法治建設以強軍目標為牽引,堅持戰斗力這個唯一的根本標準,“向法治要戰斗力、以法治促戰斗力、用法治保戰斗力”成為軍事法治建設的新要求,并已經初見成效。如不斷加強和完善體制編制立法,使軍隊的編成結構更加科學合理,促進戰斗力的生成;完善作戰條令,不斷強化司令機關的組織指揮能力,提高部隊聯合作戰的能力和水平;健全軍事管理法規,嚴明軍隊紀律,向管理要戰斗力;建立和完善軍事教育訓練法規體系,實現依法按綱施訓,不斷提高部隊訓練水平;通過軍事法律規范促進團結協作,聚合戰斗力,等等。

——軍事法治建設必須服務國防和軍隊改革需要。“重大改革必須依法有據”。新中國成立之初,軍事立法工作在推進國防和軍隊建設與改革中發揮了獨特的作用。例如,1954年兵役法的修改,把傳統的民兵工作和預備役有機地結合在一起,使國家有了必要的常備兵源和積蓄雄厚的經過訓練的預備兵源,減少了國家的軍費支出,有力地加強了國家的經濟建設。1975年鄧小平提出的“編制就是法律”,遲盡未能實現的癥結,也是法律措施嚴重滯后于改革的癥結。

近些年來,雖然軍事立法出臺數量不多,但軍事立法體制機制在革弊鼎新中得到不斷健全,新頒發的軍事法律、法規制度的針對性、系統性和可操作性明顯增強。

2013年11月,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了深化軍隊體制編制調整改革、推進軍隊政策制度調整改革、推進軍民融合深度發展的一系列帶有法治意向的重大任務。國防和軍隊改革只有充分發揮法治的引領和推動作用,堅持改革和立法銜接協調,才能確保改革在法治軌道上積極穩妥推進。

2015年軍事設施保護法修訂,在提交全國人大審議通過前,首次實行立法前評估工作。2016年12月,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的《關于軍官制度改革期間暫時調整適用相關法律規定的決定》,首次以國家法律授權決定的方式,明確軍官制度改革期間,涉及軍官職務等級、軍銜、職務任免、教育培訓、待遇保障、退役安置等制度的調整和變更,可不受現行現役軍官法、《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官軍銜條例》等法律具體條款規定的局限,授權中央軍委組織制定具體辦法和試行范圍,待改革措施成熟定型后,再適時修改和完善相關法律。在軍民融合、軍人退役安置、體制編制、訓練監察等方面取得了顯著進展。

近年來,人們看到的涉及軍隊領導指揮體制、武警部隊體制、軍民融合、反腐倡廉、全面停止對外有償服務等一系列出臺的法律、法規和政策性文件,彰顯了軍事法治在國防和軍隊改革中的強大威嚴和不凡力度。

制圖/李曉軍  

責任編輯:劉艷
相關新聞
1 3 8 24 72 216倍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