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老調解員閔久利的詩與情
發布時間:2019-09-23 14:34 星期一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閔久利(右二)在田間地頭調解一起土地糾紛。

閔久利,遼寧省錦州市黑山縣八道壕鎮圍城子村專職人民調解員,榮獲全國模范人民調解員、遼寧省優秀人民調解員等榮譽稱號。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閔久利就投身到調解矛盾糾紛中,在逐漸摸索中形成了符合農村特點的調解方法。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韓宇 文/圖

“年逾古稀夕陽紅,情系調解樂其中,目睹千家合美景,心馳神往意更濃。”

2012年,已經在韋城子村調解崗位上活躍了30余載的閔久利成為了村里的專職人民調解員。女兒當時問他:“老爸,當上專職人民調解員了,感覺咋樣?”閔久利便即興發揮作了這首詩,表達對為民調解的熱愛。

多年來,閔久利逐漸總結出做好人民調解員的經驗做法:抓好宣傳基礎上,找到農村矛盾糾紛規律以便掌握調解主動權將其化解在萌芽,另外,有時對癥下藥“啥人用啥法”,有時情、理、法并用調解效果會更好。

法治宣傳得有竅門

1980年,部隊轉業后,閔久利回到了老家圍城子村,從此開啟了他的為民調解之路。

“我入伍前在村里任大隊民兵連長兼村支書,有一定群眾基礎。轉業后,村里誰家有點啥矛盾,我就幫著說和,一來二去大伙還都認可我了。”回憶起當年剛接觸調解的情景,閔久利難掩興奮之情。

通過多年的摸索,閔久利發現,想要預防和減少村里的矛盾糾紛,首先得做好法治宣傳。閔久利說:“不少群眾的法治觀念非常淡薄,有些事情犯法了他還不知道呢,這就說明法治宣傳的重要性。”

如今,閔久利還保持著深入田間地頭、家庭炕頭、村里街頭去宣講法律知識的習慣。

這法治宣傳也是要講究竅門的,“我得見縫插針,有人嘮嗑我就背個手湊過去聽,當他們談到的內容與國家政策、法律有關的時候,我就借題發揮,給‘牽’過來說幾句法律知識,這樣就有針對性,而且村民聽了都覺得是那么回事。有時到誰家串門時打打嘮(嘮嗑),電視里有涉及到法律法規方面的,也能借題發揮講起來。”閔久利說,用這樣的方式去搞法治宣傳預防和減少矛盾糾紛,效果要比貼標語、搞演講更好。

找規律掌握主動權

在農村,一般的矛盾糾紛涉及婚姻家庭、贍養、財產糾紛、土地承包經營等。多年調解工作中,閔久利發現這些矛盾糾紛有規律可循。

“像婚姻家庭、財產糾紛等矛盾大多都產生在年節前后,因為人情往來比較多,容易產生分歧;像土地承包經營糾紛大多發生在春耕前后,主要是占地問題。”閔久利說,掌握這些規律后,就容易發現矛盾糾紛的苗頭,抓住調解主動權,沒等爆發就把它摁住,這樣調解效果比較好。

在排查矛盾糾紛時,村里的5個信息員成了閔久利的幫手,一到矛盾多發時期,他每天都和信息員碰頭,有空就到村里的3個信息采集點轉悠,很多矛盾剛一冒頭就被他及時化解了。

村東頭的老劉家小賣店,就是閔久利的一個信息點。農歷正月初五早上9點多,閔久利碰到王懷國老漢從小賣店出來,一臉怒氣招呼也不打就走了。

后來店主對閔久利說:“平時老王頭只抽‘大老旱(旱煙)’,今天竟舍得花錢買了盒高檔煙,他還說‘今后我就吃好的、抽好的’,一聽就是賭氣呢。”

閔久利便跟到老王頭家里,一進屋就發現他躺在炕上,正和兒子、兒媳生氣呢。

原來,老王頭的親家第二天過66大壽,兒子、兒媳想隨660元禮錢,但老王頭只讓隨300元,雙方因此杠上了。閔久利對老王頭說:“這次你親家的其他孩子都隨660塊,你讓兒媳隨300塊多磕磣啊。假如你有閨女給你隨300塊,你干不干?”

老王頭合計了一下說:“老閔大哥你別說了,這事兒是我整不對勁了。”

在閔久利的說和下,老王頭不僅道了歉,還讓兒子、兒媳提前一天去親家那邊幫忙。

對癥下藥事半功倍

“在調解中,有時要對癥下藥,就是啥人啥對待法,比如遇到通情達理的人,就跟他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跟他磨,這叫‘磨服拉倒’;有的人挺倔,就得派一個性格比較柔和的,而且和他還說上話的,這叫‘以柔克剛’;有的人他挺混,跟他講理聽不進去,這時候真得來點硬的,甚至以長輩的身份訓幾句,還真就能把事給壓下來,這叫‘以毒攻毒’。”閔久利講起調解心得,頭頭是道。

6月21日,閔久利調解的一起糾紛,用的就是“以毒攻毒”。

這天下午,村北的老劉家在家門口卸下一堆沙子,有些沙子淌到了近鄰的李廣達家門口。這天晚上李廣達喝完酒回家正好被門口的沙子絆倒了,便借著酒勁破口大罵,對老劉家提出了過分的賠償要求。

閔久利趕到后,一把給李廣達薅過來說:“你想蹲笆籬子(監獄)去啊?你把你們家臉都丟光了,給我滾回去!”閔久利以長輩身份,把李廣達連訓帶罵推回家睡覺去了。

第二天,閔久利早早地起來又到李家連訓帶說,醒酒的李廣達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說啥也不要老劉家給的200塊錢。就這樣,雙方握手言和。

調解糾紛先要懂法

閔久利總結說,有些矛盾糾紛,光靠情和理調解還不行,必須靠政策法規,以法為底線,以理為依據,以情為依托,情、理、法三者并用,調解質量才會高。

有一起閔久利幾年前調解過的糾紛,讓他至今難忘。

村民張紅超跟前妻離婚后,不愿支付女兒的撫養費,女兒考上大學找他來湊學費,他不但不給,還把女兒氣得直哭。

閔久利來到張家后,給張紅超講起前妻和女兒這些年過得不容易,女兒考上大學要是不管不配當爹,給張紅超說得臉一陣紅一陣白。

看著張紅超心有所動,閔久利趁熱打鐵,告訴他不履行撫養義務是犯法的,打官司,錢照付。

在閔久利情、理、法并用的調解之下,張紅超感到很愧疚,最終同意支付撫養費,還把僅有的5000元存款都給了女兒,讓女兒安心學習。此后,父女兩人經常來往,冰凍了10年的父女情從此融化。

“我開展調解工作前提得懂法,要不然像調解張紅超這樣的糾紛,就沒法從法律層面說服他支付撫養費。”閔久利說,他這些年先后自學了土地承包法、森林法、婚姻法、繼承法等涉及農村生活的法律法規。

如今,已經76歲高齡的閔久利依然活躍在調解一線,他在不久前寫的自傳里作了一首詩,飽含了對為民調解熱愛之情:“情系調解樂無邊,老驥伏櫪志猶酣,溢香莫道桑榆晚,夕陽花紅更嫣妍。”

(文中村民均為化名)  

責任編輯:朱曄
相關新聞
1 3 8 24 72 216倍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