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問題保姆”事件頻發多地就家政服務業開展立法
怎樣為雇主與家政人員上好雙保險
發布時間:2019-09-10 09:45 星期二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蒲曉磊

□ 法制日報實習生  王蓉

保姆將孩子推倒、拎起來打屁股擰耳朵、用鞋底扇臉……三分鐘內,孩子遭毆打10多次,一切只因兩歲的孩子尿褲子,沒有聽保姆的話。江蘇蘇州王先生查看監控發現這一情況后立刻報警,目前,保姆已被警方采取強制措施。

近日,一段疑似保姆虐待幼童的視頻在網上流傳開來,再次把家政服務業中的亂象推向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近些年,隨著人口老齡化和二孩政策的放開,家政市場的需求不斷增加,月嫂、保姆、小時工等家政從業人員的需求日益增加。與此同時,這一過快發展的快速產業,也有著不少問題,保姆摔打小孩、虐待老人、偷盜錢財的新聞屢見報端。

近日,國務院辦公廳在印發的《關于促進家政服務業提質擴容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中指出,家政服務業作為新興產業,對促進就業、精準脫貧、保障民生具有重要作用。近年來,我國家政服務業快速發展,但仍存在有效供給不足、行業發展不規范、群眾滿意度不高等問題。

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近日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指出,家政服務需求持續增長,但市場確實存在無序競爭、服務標準、服務價格無章可循等野蠻生長現象。對此,有必要在國家層面立法,制定落實家政服務行業“權責利”的保障制度,讓家政服務業真正進入法制化、規范化、專業化的發展軌道。

服務質量難以保障

“兒媳婦剛懷孕,我就開始訂月嫂和保姆,就算這樣,金牌月嫂還是沒訂到。”家住江蘇南京的張蘭芳說。

張蘭芳說,一到節假日,家里就手忙腳亂,那時候別提好保姆了,就是一般的小時工都重金難求。

除了“用工荒”外,家政人員素質良莠不齊、價格高、流動性大都是家政服務行業的“老大難”問題。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支振鋒指出,家政服務員大多來自農村地區,自身素質不高且文化程度較低,不少人未接受過任何職業道德、專業技能培訓。 

據有關部門調查顯示,家政服務員90%為進城務工婦女,初中以下文化程度占60%,17%的人“從未參加過培訓”,63%的被調查者“只接受過一次培訓”,受調查的從業人員持證上崗率不足10%。有的保姆甚至沒有健康證、沒有經過專業培訓,照顧老幼全憑個人經驗。

“前前后后找了好幾個都不滿意,現在這個保姆不僅有育嬰證,還有營養師資格證,但是價格也高。找個稱心如意的保姆啊,難!”張蘭芳無奈地說。

盡管工資水平一直在上漲,但家政從業人員整體素質水平的提升腳步并未跟上。一方面,家政從業人員的職業道德與技能無法得到保障,虐待幼童、毆打老人的新聞屢見報端;另一方面,家政從業人員有無犯罪記錄等信息難以掌握,以致于出現“家里被保姆偷盜后才發現保姆早有前科”“上海市某戶人家在警察上門時才知道,自己家里雇的保姆竟然是在逃女毒梟”等事件。

國內家政從業人員問題頻發,于是,很多人有了“外來的和尚會念經”的想法。近年來,隨著收入的提高,高端保姆或者會外語的家政人員開始走俏,也因此催生了不少外籍保姆市場的“黑中介”。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近日曝光稱,那些花費數萬元請來的高端外籍保姆,可能是“黑工”,一些勞務中介將非法滯留在我國的外籍保姆介紹給有需求的家庭,從中收取高額中介費,導致亂象叢生。

出境入境管理法規定,外國人在中國境內工作,應當按照規定取得工作許可和工作類居留證件。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聘用未取得工作許可和工作類居留證件的外國人。

不仔細核查所招人員的身份信息,直接導致雇主安全難以得到保證;一些中介機構更是知法犯法,通過介紹非法滯留在我國的外籍保姆來賺取高額費用……劉俊海指出,家政服務行業中出現的問題,家政公司與中介機構沒有承擔起應有的責任,有的甚至是知法犯法,這些都需要加以規范。

不簽合同也沒社保

頻發的“問題保姆”事件把雇主的權益放在了聚光燈下,但與此同時,家政從業人員普遍存在的專業素質較低、合法權益缺乏保障、尚未充分享受基本公共服務等問題同樣不容忽視。

根據勞動法和國務院《關于職工工作時間的規定》的有關規定,我國現行的標準工時制度是勞動者每日工作時間不超過8小時,平均每周工作時間不超過40小時。然而,超時勞動現象屢見不鮮。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法學院教授蘇號朋指出,由于注冊成本低、手續簡單等原因,使得家政行業準入門檻變得很低,面對巨大的市場需求,大量商家涌入,直接導致家政服務公司專業水平和管理水平參差不齊,很多家政從業人員的權益得不到保障。

在北京做小時工的李秀告訴記者,他們有一個微信群,公司會在微信群里發布工作信息,誰想去就聯系。一般這種工作都是三五天不等,工資按天結,不過公司會收取中介費。

“從來沒有簽過合同,更別提社保。干幾年我就準備回老家了。”李秀說。

劉俊海指出,家政從業人員的合法權益難以得到保障,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有些雇主對家政從業人員的信任和包容不夠,要求苛刻;家政公司的作用更多還停留在信息中介上,管理不到位;行業協會還未形成較為科學的運行機制,監管部門的監管和行政指導也不到位。

為解決家政服務業存在的問題,《意見》提出10方面重點任務,包括:采取綜合支持措施,提高家政從業人員素質;完善公共服務政策,改善家政服務人員從業環境;加強平臺建設,健全家政服務領域信用體系等等。

立法明確處罰措施

《意見》建議,建立健全家政服務法律法規。加強家政服務業立法研究。充分發揮家政行業協會作用,制定完善行業規范。各地要制定或者修改完善家政服務領域法規、規章、規范性文件和標準。

目前,一些地方已開始探索用立法的方式來規范家政服務業的發展。

據悉,《上海市家政服務條例(草案)》將于9月下旬提交上海市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

《溫州市家政服務業管理條例》已列入2019年浙江省溫州市地方性法規年度立法預備項目,征求意見稿已全文公布并征求意見。記者注意到,征求意見稿對于備受關注的政府職責、勞動合同、勞動保障等內容都作出了規定。

劉俊海認為,立法要堅持問題導向,目前,一些地方已經針對家政服務業中的問題開展立法,這一做法值得肯定。下一步,建議在總結地方立法經驗的基礎上,在國家層面進行立法,從而解決家政從業人員“不靠譜”和“權益保障難”的問題。

在劉俊海看來,立法時需要明確政府部門、家政服務經營者、家政從業人員等各方的責任,并規定相應的處罰措施,從而確保立法有可操作性。

“家政服務經營者應當承擔相應的主體責任,在合同簽訂、業務培訓、健康檢查、勞動保障、信息審核等方面盡到相應的責任;要明確主管部門和有關部門的職責,在明確主管部門對家政服務業進行統一指導、監督和管理的同時,明確市場監管、稅務、衛生健康等有關部門的職責。”劉俊海說。

“由于家政市場行業自律尚未形成,建議有關部門制定發布家政服務員的國家職業標準,建立階梯式薪酬指導制度,制定家政服務等級標準和家政服務費參考價格,并向社會公布。各地可以此為標準,進行適當調整。這種類似于明碼標價的行為,既能讓市民用得起,也能讓家政從業人員了解自己應有的待遇標準,屬于一舉兩得。”劉俊海說。

劉俊海指出,立法應對家政服務業中的問題作出回應,既要明確相應的促進政策,也要明確相應的處罰措施,將家政服務業的發展納入法治軌道,推動整個產業的健康發展。

(應采訪對象要求,李秀為化名)

責任編輯:李曉慧
相關新聞
1 3 8 24 72 216倍投图